覺謨故謨系那堆西日區的曲桑人氏。她在朗柯住了10年而逝世。荼毗時發現許多舍利。

       覺謨拉謨系堆隆日地方的婦女。她離開鄉土而去到朗柯住了6年。帕當巴桑吉逝世后她回鄉住了3年。后來又到定日住很久而逝世,臨終發現虹彩光明。

       覺謨梁謨系肖區的察絨地方人。她生起敬信而來和帕當巴桑吉相見,在朗柯住了10年而逝世。荼毗時發現有二面母像和許多虹光。

       覺謨旺秋江系堆隆東庫人。她去游覽尼泊爾和帕當巴桑吉相見。在朗柯住了11年而逝世,臨終時發現瑞相。

        覺謨多杰敬系定日東巴的婦女,是一極為嫵媚的女人。她對于帕當巴桑吉的教語生信后,在朗柯住了15年,最后獲得息滅顛倒。逝世時先做了和合修法(如中陰合修)的準備,因此有一股光明作前導而向北山峰頂逝去,為眾目所共睹。據說是依空行母的授記:明日拂曉運送遺體到北山。因此有光明前導引其尸體,經7日光團始消散,此為鄉人所共睹。

       覺謨朗喀色(虛空明)系前藏窩喀人,她面色白凈,天資聰明。在帕當巴桑吉近前住了6年,求得教授而修獲得成就。帕當巴桑吉逝世后繼住4年,她的尿水也變成蜂蜜。繼后回到前藏享壽84歲,在北區逝世。荼毗時身體完全成為舍利。

       覺謨卓勤喜歡大法,推重大供食,擁有許多侍眷。帕當巴桑吉接受她的禮供時,起立而說道:“嗨呀!難得!”說后很好地接受。她對帕當巴桑吉生起敬信而獲得加持。她離開一切眷屬而一心專修,后來成為一位優良的女修士。

       覺謨澎謨系澎裕地方人。她同兩位近侍女在朗柯住修,三人同時逝世,鄉境遍滿藥物奇香,發生許多瑞相,一切人士嘆為稀有。

       覺謨查烏瑪系溫波地方人。善紡織,便于役使,是一位聽從帕當巴桑吉所說的人。因此在定日住了很多年。在貢塘住了許多年后而逝世。送她的尸體去山上后,發現成為一尊救度母像。

       覺謨若勝瑪系貢塘地方人,是甲貢瑪之妻。帕當巴桑吉預言她要前來座前,來后傳與教授,后來生起證悟,獲得成就,斷離分別。最后在貢塘逝世。荼毗時,升起的一切燒煙全都變成光明。

       覺謨香穹瑪系香區人氏。她到德區和帕當巴桑吉相見,生起敬信而進入法門。她在朗柯住了6年,帕當巴桑吉逝世后,她回香區安住。逝世后荼毗時發現許多舍利。

       迅魯瑪系定日凍的女兒,誕生地方為烏汝上區。她伴父去到商場和帕當巴桑吉相見,對帕當巴桑吉教信生起定解,由此獲得加持而證悟。她自禁語言扮做啞女而精修。不久即逝世。臨終之前帕當巴桑吉說:“明天我們這里將有一成就者逝世。”有人問:“是不是帕當巴桑吉?”帕當巴桑吉說:“不是我。而是有一姑娘將要去到鄔仗那。”第二天她無疾而終。

       業瑪青巴謨系邦雪區的業瑪垛色人氏。她是一位兒子、丈夫、財物都不缺少的婦人,而且具足信心、精進、勝解和悲心好施的人。她死時全境普現虹光,荼毗時發現舍利。因此一切人士嘆為稀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