瑪·卻吉喜饒生于西藏雅多區的杰昂地方,童年出家。起初在他父親處聽受《蓮花生大師灌頂》、《行法》、《中觀論》和《垛哈》上宗及《成就心要》諸法類。

       19歲時,和帕·當巴桑杰相會。當時他正患病,在自家樓房中歇息,仆人說外面來了一位黑色游方僧,肩上披著單衣,家中兇猛諸犬非但不咬他,反而搖尾作歡迎狀。卻吉喜饒感到十分奇怪,命仆人再去細看,回稟說:“有一印度游方僧求見。”瑪師知道是位異人,命人快請。帕·當巴桑杰像老熟人一樣不需引導而知其所在自己走進了廂房?,攷熾S即拜他為師,并請求加持。經帕·當巴桑杰一作加持,病即痊愈。接著又請求傳一教授,帕·當巴桑杰說:“你和我幾世都有佛法因緣,以此我應當傳你教授。”便問:“你知何法?”答道:“知大手印法”帕·當巴桑杰道:“你所知的僅僅是語句的大手印?,F在我將開示你真正意義上的大手印。”遂按照所謂“不須閉眼遮止心,阻止風息上師悟”等論教而開示認識本來根本,由此卻吉喜饒便生起殊勝證悟。

       傳法學法18個月后,帕·當巴桑杰說:“現在我可以走了。”瑪·卻吉喜饒求他再寬留幾日,帕·當巴桑杰說:“不可。”又請求隨師作仆役,也未答應。他再三懇求請師無論如何慈悲攝受,帕·當巴桑杰說:“這次我得回去,等明冬你到彭域來找我吧”說著走了。

       待到第二年冬天,瑪·卻吉喜饒帶著索瓊瓦作隨從來到彭域,找到帕·當巴桑杰上師后求師解決教授中的疑難,帕·當巴桑杰又給他傳授了《建立六十四食子導釋》。在帕·當巴桑杰那里修習了三個月后回鄉。之后瑪·卻吉喜饒放棄眷屬和家產而作了苦修者。

       瑪·卻吉喜饒在瑪巖洞中修習了1年,又去工布三巖中的措仲修煉了9年。傳說當時工布一帶發生戰亂,地方神對瑪·卻吉喜饒說:“由你來平息亂事吧!”他說:“我無能為力。”地方神說:“我可以助你平息。”他遂去戰地,手中揮動法衣對敵人說道:“我有降伏法,誰不聽勸告誰將會大禍降臨。”說后走開,身后一股大風暴隨之卷起。敵方看到后畏懼而退兵,戰亂得以平息。

      后來有許多信徒前來拜師學法,從此廣收門徒傳法,四海為家,繼承了帕·當巴桑杰開創的息結派傳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