甚深密義耳傳之主貢卻嘉措瓦尊者,于公元1790年出生在塔秀家族之中。上一世尊者的親傳弟子被稱為數得著的學者柔丹覺巴,聽說這戶人家誕生了一位轉世靈童,于靈童4歲的那年前來拜訪。

       柔丹覺巴脖子上戴著一串刺桃核念珠,腰間插著一把脛骨號筒。靈童從背后走過去手指指著念珠串中間一顆琥珀片,說道:“這是我的,送給你了。”又從前邊走過來手摸著腰間的脛骨號筒,說:“這是我的,我需要它。”說著強行拿走,交給阿莽·洛桑堅參的侄女阿玉,她將脛骨號筒放在一個小箱中關上了蓋子。母親給靈童喂奶,讓他轉過頭睡覺后,從阿玉手中奪過脛骨號筒交還給柔丹覺巴。靈童睡醒后,看見脛骨號筒不見了,哭了好一會兒。

       后來,將靈童迎請到寺院坐床時,柔丹覺巴陳述了前一世尊者將脛骨號筒交給他,現在需要交還的情由。

       關于這把脛骨號筒,還有這樣的一段來歷:前一世尊者前往年超時,在格熱木瑪納毛進行第一次7日閉關修行。接著,將一片帳篷布纏在腰間,帳篷桿作為手杖拄著,把糌粑袋挎在肩上起程上路。一連幾日,天降大雪,靴子也破爛,腳上凍裂了口子,裂口里凝著血珠,經受著如此等等的困苦。一天夜里,夢見一個人說:“明天,對面的那條山溝里,將有一位得道者背著一具死尸前來。若能得到這具死尸的兩條脛骨,此生就可修得殊勝成就;若能得到一條脛骨,這一生就可以修得共通成就;若一條也得不到,這一生就修不出任何成就。”

       次日,尊者前往對面的山溝,真的看見一位得道者背著一具死尸走來,有兩個修道者以一個銀章喀一條脛骨的代價買走了那兩條脛骨。還說:“用一塊紅綢包著拿走。”尊者心中非常懊喪。過了幾天,尊者在途中無意中揀到一個紅綢包打開一看,原來就是以前的那兩條脛骨,因而心中充滿了喜悅。后來,做成了兩脛筒。一把在華銳活佛貢卻丹曲上師授予尊者覺派灌頂時獻給了上師,另外的一把圓寂前交由柔丹覺巴保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