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語稱“扎堪”,意為圓光占卜者。圓光本為巫師、降神者的一種占卜方法,即借助咒語,通過銅鏡或一些發光的東西(也有用拇指的指甲)看到占卜者想要知道的一切。據說圓光者的眼睛與眾不同,可以借助銅鏡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圖像或文字。通過這種圓光的方法,從銅鏡中抄寫史詩《格薩爾王傳》,在藏區較為罕見。

       西藏昌都類烏齊縣的一位圓光藝人卡察扎巴·阿旺嘉措,他在群眾中享有較高的聲譽,因為他不僅可以從銅鏡中抄寫《格薩爾王傳》,而且還可以通過銅鏡為人們算卦、占卜吉祥。在舊社會曾受到地方政府上層人士的重用。群眾中如遇重大事情都要請他占卜,如今在當地群眾中仍有廣泛影響。幾年來,他已抄寫了11部《格薩爾王傳》。

       奧地利的內貝斯基在1956年發表的《西藏的神靈和鬼怪》中曾介紹了藏區一例小男孩圓光的情況:把一幅格薩爾像掛在桌前,桌上放著鏡子和箭,箭用五色彩帶裝飾。小男孩通神后,即可從鏡中看到圖像,說唱出《格薩爾王傳》。石泰安在噶倫堡見到過一位叫桑姆塔的藝人,他一出生便會說唱《格薩爾王傳》,因為他是格薩爾的18位大將中的一位的轉世,同時他還可以通過銅鏡圓光、求神。據昌都政協著名的學者白瑪多吉說,卡察扎巴的圓光抄本寫作水平很高,即使是文學造詣很高的人,也很難這么快地編寫創作如此大段大段的韻文。他依據銅鏡抄寫史詩時,一句接一句,根本沒有思考和停頓的時間。

       圓光藝人阿旺嘉措公元1913年出生在類烏齊縣甲??▍^達赤鄉阿壩村的一個姓卡察的富裕人家。祖父和父親都是信奉寧瑪派的僧人。在阿旺嘉措8歲時,家中發生了一個突變事件,結束了他優裕舒適的生活。媽媽與家中的一個傭人發生了戀情,從家里搬了出去。小阿旺嘉措也跟著媽媽一起離開了富裕的家庭。12歲時他就進了類烏齊寺當小扎巴,開始了僧人的生活。一天,寺院里來了3個喇嘛,一位是嘉木央活佛,他是德格人、著名的米龐大師的徒弟;一位叫那木堆,加??▍^??ㄠl人,是類烏齊寺桑巴扎倉的喇嘛,據說此人修煉的功底頗佳;另一位是恰梅,昌都縣薩貢區人,寧瑪派第六世恰梅活佛。他們把寺中的30多個小扎巴召集在一起,桌子上擺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銅鏡,然后教了一些看銅鏡的程序和方法,便讓小扎巴們輪流觀看??床灰娛裁礀|西的孩子都一個一個地出去。最后剩下兩個人,其中一個叫拉瑪嘉,他說從銅鏡中看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。輪到阿旺嘉措時,開始,他覺得這個銅鏡在閃閃發光,慢慢地在銅鏡中間出現了一個洞,這個洞漸漸地變成紅色,這時出現了彎彎曲曲的文字,類似梵文,阿旺嘉措看不懂。后來,他看見了30多個身著盔甲的騎士在奔跑,最后只剩下了3個人。這時旁邊出現了河流,有一匹馬,馬上坐著一位驍勇的戰將。耳朵里又仿佛聽到了異常悅耳的聲音,好像是那位戰將在歌唱。這時一位喇嘛問他:“是否看見了?”他回答說:“看見了,還聽到了歌聲。”旁邊一位觀看的僧人用手捅了阿旺嘉措一下說:“你不要吹牛,看清楚再說!”頓時,他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,銅鏡依然變成了初時只是發出一片光亮的鏡子。3位上師不禁動怒了,斥責那個僧人說:“你不要這樣!”同時,又再次耐心地給阿旺嘉措講解了看銅鏡的要領,并叫他再仔細觀察。不久,銅鏡中的景物再次出現了,然而那悅耳的聲音卻再沒有出現過,直到現在。當時,阿旺嘉措心里很害怕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然而寺院里的大喇嘛們卻對他倍加器重和關懷,給他穿上整齊的衣服,供給他好的飯食。第二天,又讓他重新觀看銅鏡,與前一天一樣,銅鏡中首先出現了梵文,接著出現了象雄文,最后出現的是藏文烏堅體。景物也同時再現了,其中有大大小小的人,好像在很遠很遠的地方。第三天繼續看,上師們不停地向他提出問題,他都一一作了回答,旁邊的人便不停地記錄下來。觀看銅鏡的第三天以后,阿旺嘉措的眼前總是出現各種各樣的神。白天坐在那里,眼前的神像也會像走馬燈一樣不斷地出現。晚上即使蒙上被子也睡不著覺,那些神也總是浮現在眼前。別人都以為他瘋了,小小的阿旺嘉措也有點害怕了。上師們卻安慰他說:“沒有關系,你慢慢就會好起來的。”就這樣,人們發現他具有特殊才能,可以看出銅鏡里的東西。其實,這樣的幻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曾出現過。

       6歲時,阿旺嘉措在野外玩耍,因迷路而走失了3天。家里人都以為他死了。其實,阿旺嘉措是因疲倦在草灘上睡著。在夢幻中他走進了一座神山,山中有一座大的經堂,他悄悄地走進去,只見里面坐著許多人,有的人在念經,有的人在念《格薩爾王傳》的書,有的人正在忙忙碌碌地寫著什么。這時一個人朝他走了過來,給了他一個曼荼羅。曼荼羅的頂端是一尊金光閃閃的佛像,好似蓮花生大師。大師下面是戴著仲夏(說唱藝人帽)的格薩爾王。只見他身上穿著鎧甲,披著喇嘛平時穿的斗篷,鎧甲的每個片上都刻有一個小佛像,看上去十分莊嚴威武。正當他聚精會神地看著、聽著的時候,一個人把手伸了過來,他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,朦朧地聽到那人說:“你可以回去了!”便昏了過去。當阿旺嘉措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野地里,夢中的一切都沒有了,只有一片寂靜的原野。于是,他拖著疲憊的身體蹣跚著走回家去?;氐郊依?,他眼前的幻覺總是連綿不斷地出現。一次,阿媽在擠奶,他仿佛看見在她身后有一個人總在跟著她,便問:“阿媽,你身后的人是誰?”阿媽吃驚地回頭看,卻沒有任何人。從此,家里人都以為阿旺嘉措生了病,而且是生了一種怪病。通過這次看銅鏡的考察,人們發現了他與眾不同的特異功能。但也有人將信將疑,認為這么小的孩子,怎么能看銅鏡而知道一切?一次,阿旺嘉措的叔叔為了探個究竟,便跑來故意問他:“你說說,我家里擺著什么東西?”阿旺嘉措便拿銅鏡來看了看,然后有板有眼地把他看到的東西說了出來:床上有個水盆,盆里放著曼荼羅、寶瓶和串珠等物品,竟然一絲不差,叔叔終于相信了。

       不久阿旺嘉措看銅鏡能知過去、未來的事傳遍了昌都地區。當時的昌都地方政府派宗本嘎察巴把阿旺嘉措叫去,檢驗一下他是否真有看銅鏡的本領。宗本問他:“我的家鄉在哪里?我寺院里的師傅是什么樣子?”阿旺嘉措便照著銅鏡上出現的文字和形象作了回答。嘎察巴聽罷十分滿意。從此,阿旺嘉措的名聲大振。

       此后,他可以從方寸大小的銅鏡中預示人的前途和命運,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。哪個人生了病,誰家丟了牲畜和什物,誰要預知未來,都要畢恭畢敬地來找阿旺嘉措,向他獻上哈達,送上酥油和肉,經濟條件好的還要送些錢,請他占卜吉兇、治病或尋找失物。而他則透過銅鏡一一作答。怪就怪在他竟然十說九中,令人折服。這樣一來,在當地一傳十、十傳百,名聲大振,后來連昌都舊地方政府的官員們也十分器重他,他便以銅鏡占卜而出了名。銅鏡占卜在藏語中叫“圓光”。

       久而久之,人們把他的真實名字阿旺嘉措忘記了,而卡察扎巴(卡察圓光者)的名字卻傳遍了多康地區。阿旺嘉措圓光時,先在面前桌子的正中放置一個直徑約為10公分的凸面圓形銅鏡。鏡面擦拭得閃閃發光,凸面向前方,面對圓光者。銅鏡前插立一塊長方棱形水晶石,青稞圓盤四周圍以哈達。青稞盤前正中置一盞酥油燈,左右再各擺一個盛滿茶水的高腳銅杯。在燈和茶之前,再均勻地放好一排7只盛滿凈水的小銅碗。最后,將一根燃香插在青稞盤中。這樣,圓光的道場便算準備完畢。阿旺嘉措在有條不紊地做這一切時,口中念念有詞。道場就緒后,又念大約20分鐘左右的經文,這時,銅鏡上便開始顯現圖像和文字了。當然,這些圖像和文字一般人是看不見的。阿旺嘉措曾說,在這種情況下,他所看見的是傭珠瑪(女護法)首先出現在銅鏡中進行教誨。文字的出現是有順序的,首先出現的是梵文,其次是象雄文,最后才是藏文。文字的出現與隱去是和圓光者的閱讀速度相一致的。當你看完抄完一段后,那段文字自然會消失,而新的文字立即顯現。據他說文字存留時間充裕得使你有時間校對抄下的文字。在圓光時,圓光者要請被卜者手中握10多粒青稞,放在嘴邊吹氣,同時心中要專一思念自己要卜算的事,然后把青稞粒放在圓光者的手中,由圓光者將青稞撒向銅鏡,此后便開始等待鏡中顯現文字與圖像了。

當代圓光藝人才智活佛在草原上說唱格薩爾王傳

       在藏區,一個功夫好的圓光者,不借助銅鏡也可以看到圖像,一碗水或者是什么反光的東西都可以。同時也并非什么時候都可以看到的。按照藏族傳統的說法,當掃帚星出現的時候,是絕對不能看銅鏡的。其余時間,一般在上午為佳,顯像比較清楚。并認為,當一個人受到了晦氣污染后,便使其眼睛受到了損傷,影響看銅鏡的效果,甚至從此再也看不到什么圖像。這晦氣包括見到麻瘋病及被殺死的人的尸體,遇到剛結婚的新娘、殺人者及女人的經血等等。因為這些人和物中攜有孽障,所以影響看銅鏡,少則一天,多則五、六天,甚至從此再也看不見銅鏡中的東西了。